我们走心生活着,这本身就很诗意

“闲来读诗,那诗到底是什么,能用来做什么?”央视新闻《夜读》栏目国庆特辑《偷闲记》第五期,是朗读者董卿关于诗与闲暇的思索,也是她的生活美学。有没有想过?你“垂涎”已久的诗与远方,其实就在此处、此身、此时。“诗是经验”,我们走心生活,这本身就很诗意。

诗是经验。
为了一首诗我们必须观看许多城市,观看人和物,我们必须认识动物,我们必须去感觉鸟怎样飞翔,知道小小的花朵在早晨开放时的姿态。

我们必须能够回想:异乡的路途,不期的相遇,逐渐临近的别离;——回想那还不清楚的童年的岁月;
想到父母,如果他们给我们一种欢乐,我们并不理解他们,不得不使他们苦恼;

到儿童的疾病,病状离奇地发作,这么多深沉的变化;
想到寂静、沉闷的小屋内的白昼和海滨的早晨,想到海的一般,想到许多的海;
想到旅途之夜,在这些夜里万籁齐鸣,群星飞舞,——可是这还不够,如果这一切都能想象得到。

我们必须回忆许多爱情的夜,一夜与一夜不同,要记住分娩者痛苦的呼喊和轻轻睡眠着、翕止了的白衣产妇。
但是,我们还要陪伴过临死的人,坐在死者的身边,在窗子开着的小屋里有些突如其来的声息。

我们有回忆,也还不够。
如果回忆很多,我们必须能够忘记,我们要有大的忍耐力等着它们再来,因为只是回忆还不算数。

等到它们成为我们身内的血、我们的目光和姿态,无名地和我们自己再也不能区分,那才能得以实现,在一个很稀有的时刻,有一行诗的第一个字在它们的中心形成,脱颖而出。

原文出自[ 天罚娱乐 ]
作者:tianfa
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tianfayl.com/sayother/322/
THE END
分享
二维码
< <上一篇
下一篇>>